猫君不知

放鱼的

旧梦

每次和虎鲸太太的讨论结果都非常扎心,论如何做到花式be👏考完试放出条漫版!

elub:

之前和 @不知dalao 讨论过的一个梗,我要疯狂赞美这位大佬(暴哭)


*
依然不考究,背景大概是纵横电视剧……但纵横这二位同框的镜头真是屈指可数。


少年从梦中惊醒,坐在床榻上一连连喘气。片刻,气息稍微均匀,然而豆大的冷汗仍然不停地下落,在被子上打湿了一小片。


时值三更,窗外皓月当空,繁星千里。他擦了擦汗,向天空看了一会,突然从床铺上跳下来,匆匆穿了双鞋就往屋外跑。没多久,少年挂着一身湿透的衣服回来,往床上一倒,昏昏沉沉地又睡了下去。


天明,一个年轻人匆匆忙忙地走近了王宫,在门口站定。


“稷公子可否有恙?”


“无事,只是急着找你,小公子反复无常,也不知道又闹得什么脾气。”门口的侍卫笑了笑,接过他的佩剑,“你见了他可千万别说什么激怒他的话,万一公子哭了,芈王妃定要拿你是问……”


话音未落,年轻人已然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,穿过几座庭院来到王子府上,推门进去,正看见年幼的公子裹着被子在塌上歇息,一旁的桌子放了半碗药汤。


“太医可曾嘱咐什么?”


少年听到有人进门,昏昏沉沉地抬头,一看到青年的脸,病颓的脸上便浮现出喜色。他爬起来想迎接来客,然而年轻人却皱紧了眉,几步上前将他重新塞回被子里。


“来过……并无大碍,休息几日便是,只是怕这几日的功课都要落下了。”他扬起头,抓住年轻人给他塞被子的手,眼睛却向下瞥,“白大哥过两天过来给我补上吧,不然母妃要说我偷懒了……怕是又要揍我。”


“公子还知道要被揍。”年轻人略有愠色,手上的动作却放缓,把被子的一角细心塞到少年怀里,“听说公子半夜跑出去在护城河里游了一圈,此事当真?”


“当真,可是……”


年轻人长叹一声,背过身去,不再说话。少年见状,本来脸上退下去虚热的潮红又涨上几分,连忙从被褥里探出来,靠近了年轻人,又不敢贴的太近。


“白大哥,你听我说,我本来是要去找你的,可天黑看不清……”


“军营距离城门有五十里,连我都要一个时辰才能赶过来,公子难道是长了翅膀,觉得自己一瞬间就能飞过来吗?”


“你在怪我了。”少年嗫嚅道,“我也想长翅膀来着,这样就能尽快知道你是不是还……唉,全因我昨晚做了个噩梦,梦见,梦见你……”


他停下来,手指在被子上抓紧又松开,然而剩下的话堵在嘴边就是说不出。年轻人见状,刚刚紧皱的眉头略微舒展了开。


“莫不是梦见我死了?”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少年差点从床上跳起来,年轻人却毫无顾忌地笑出了声,这反而让他有点恼怒,面上和心里都要烧起火一般。“不许笑,你听我说,听我说!我的梦很真,梦里你也是这幅打扮,和我隔了一条河站着……我看见你了,就走过去,结果到那河边才看见你脖子上大概有……这么长的一道划痕,还流着血,于是我就急得立刻游了过去……我问你疼不疼,你说不疼,对了,你好像还在笑,可是……可我把手伸过去的时候,你却,却……”


他说到最后全身都开始打颤,声音也渐渐小下去。


“……我怎么都摸不到你,好像你只是个魂儿似的,然后我便醒了。我很担心,就跑出去,是我不对,可战场上刀剑无眼,不如这里安全……我真的很害怕……”


少年停顿一下,伸出手碰碰年轻人已无笑意的脸,许久才再度开口:


“白大哥可否答应我一事?”


“公子但说无妨。”


“再打仗时,一定要小心,不要让那些东西……伤了你的性命。”


“公子应该知道,”年轻人别过脸,淡淡应了一句,“我的命是秦国的,在战场上是死是活,都是我的本分,虽然……”


“可我不允许你死!”少年突然睁大眼睛,手上的力也加重几分,“这世上有那么多人,秦国有那么多兵,少你一个到地府去,也碍不了什么!”


“公子此言未免有些任性。”


“我不管……我就是不允许你死!”


他身子前倾,正好对上年轻人那双毫无惧意,坚定的眼睛。于是他手上的力道便不自觉松懈下来,有些黯然地坐回去,感觉脸上又热起来。不一会,他咬了咬牙,重新上前面对着年轻人,似乎做好了被他训斥的准备,然而年轻人却笑了。


“那好,我的命也是公子的。你说不让我死,那我就一定不会死,这样如何?”


“此话当真?”


“当真。”


“那你与我拉钩,不要反悔。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执意等年轻人来勾上,年轻人磨不过他,两人拉了勾,这才重新笑起来。


“你再说一遍,你答应我什么?”


“公子知我不是反悔之人……”


“快说!”


“好好,我说便是……”


他放平声音,收敛气息,如同一柄寒光四射的剑,出则见血封喉,然而此刻却安静地待在鞘中,陪伴在它幼小的主人身边。


“白起的命,是公子稷的。”















白起的命是公子稷的。


他端详了一会手中的剑,思绪万万千千,最后回到了许多年前,嬴稷公子的府上。


一诺千金,现在终于要到了兑现的时刻。


于是刀起人落。




评论

热度(43)

  1. 猫君不知虎鱼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每次和虎鲸太太的讨论结果都非常扎心,论如何做到花式be👏考完试放出条漫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