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君不知

放鱼的

King is the worst

维拉在上,愿您将无上的荣光赐予我的国王,

维拉在上,愿您让幽暗密林的王走出悲伤,

愿密林的繁叶不再低垂,愿月光追随他的脚步到灰港,

维拉在上,愿您将无限欢乐赐予我的子民,

维拉在上,愿您让死寂的长湖铭记希望,

愿伊西利安的鲜花长开不败,愿朝阳温柔的落在灰船的帆上,

我愿一生跋涉,历尽艰险到达他最后驻足的地方,

我愿用长烟为他吹一艘同他远去的船,

愿星光陪着我的小王子归去故乡,愿林中绿叶还会回来老地方。

——伊西利安歌谣



  强兽人高举的刀落下,寒光后的血红色占据了Aragorn的全部视野,阳光般耀眼的金色发丝失去了光泽,明亮的双眸最后一次映出他惊愕的表情,然后不再灵动,宛如死水,那颗好看的头颅在他的怀中不会再次抬起,本来洁净的面容也被鲜血和灰尘玷污。

  Aragorn觉得有什么卡在喉咙里,滋生的焦灼感一点点侵蚀着他,直到失去所有感官。那是一个美好的词汇,他说不出,也放不下。

  “Legolas——”从梦中惊醒的Aragorn大口喘息着,他坐起来,脚踏在羊毛地毯上的舒适感告诉他那不过是一场梦魇,他抬手拂去额头上虚汗,借着月光看了看身旁熟睡的妻子,放弃永生的暮星已有了老去的痕迹。他庆幸于自己还保有理智,他的梦魇,每个夜晚都几乎吞噬他所有希望的梦魇,如果让她得知,她会悲伤致死的。

   再次闭上双眼,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让他绝望的场景,万能的维拉啊,他祈祷着,请保佑那个善良的精灵……

  “尊敬的刚铎之王,我愿向您提供来自魔多的力量。”

  “不,那已不存在,不……”

  “Estal?”耳畔Sauron的声音渐渐远去,取而代之的是Arwen温柔的声线和她明丽的面容,“做噩梦了吗?我赐予你再享有一场好梦的机会,睡吧,你也该偷个懒了。”柔软的双手温柔地抚摸他的额角,安抚着他的不安。

  “不,我很好。”他感觉手中多了什么东西,圆圆的,小小的,光滑的……他萌生了一个很不好的想法。

  “好吧,那在我坐在餐桌前时,我要看到你已经在消灭你的前菜,别忘了,今天有客人。”

  “别想了,我会保持我的风度等着你的。”看着Arwen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,带走了他眼中仅存的光。他迫不及待的摊开手掌,一枚金色的小圆戒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。

  不!他的心中发出一声悲鸣。

  “我伟大的刚铎王啊,去吧,将整个世界握在手中吧,让他的每一个脚步都能落在你的疆土上,多么好的方法,你不用再为粗心鲁莽的矮人是否同他不睦而担心,也不用为他是否会遇到未知的危险而为难……”

  “不,Gimili是朋友,Legolas可以保护好自己,他有那个能力,而魔戒,也已经被销毁了!我……”Aragorn停了下来,他注视着戒指的目光渐渐被贪婪和疯狂充斥。

  也许,魔戒的归来可以让他获得更为长久的生命,比丹登人的寿命还要久,他可以去实现从前与他同游世界的诺言,可以再次与他并肩而立,看着世界变得繁荣,然后衰败,化为虚无,可以为他搭建一艘远去的灰船,可以在死后同他去曼都斯神殿,任由灵魂盘踞而非离去……

  渐渐清晰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路,Aragorn急忙将小圆戒放进了贴身的口袋中。沉重的“咚咚”声震得他可怜的耳朵嗡嗡作响,如果仔细一点,可以听到一些细碎的微小声响,那是箭袋上的金属与弓箭和刀柄摩擦碰撞产生的。能被允许如此随意的进出国王的寝宫还佩戴武器,不用想也知道是他曾经最为亲密的朋友——Legolas了。而Legolas的身边自然少不了Gimili了,自从护戒归来,Legolas的身边总有Gimili,Aragorn一边急忙找来一件长袍披上一边暗暗抱怨。他没有意识到,有这种想法的他已经有些过分了。

  “哈哈!Aragorn!一向勤奋的游侠何时也学会睡回笼觉了!”Gimili大张着双臂走进来,给了Aragorn一个专属于矮人的结实拥抱,“嘿!Legolas!你这个疯精灵昨天还欢快的像只鹿,今天怎么一副严肃的样子。”

  Aragorn也察觉到了Legolas的异样,不如说他的注意力从一开始就都在他的身上。Legolas双眉微蹙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左瞧瞧,右看看,不自觉的抿抿嘴唇,听到Gimili的呼喊才恍若隔世般的抬起头,呆呆的望了Aragorn几秒才笑出来,“抱歉,我总觉得我感受到了一些邪恶的气息,说真的,Aragorn,你能确定你的安全吗?我很担心你。”边说边抬起右手放在胸口然后翻转手心,那是一个拥抱。

  “放心,我很好,别忘了我曾经和你在北方的荒原中杀了多少头座狼和半兽人吗!”精灵一向含蓄的表达方式让Aragorn有种挫败感,他抬手表示接受这个拥抱。而那枚小圆戒的事情,他不打算告诉他,它成了他的秘密,他的宝物。

  精灵和矮人仅仅在刚铎停留了几天,因为Legolas感到身体不适,Thranduil执意让他回一趟幽暗密林。Aragorn虽有不舍,但他清楚,Legolas的停留只会让小圆戒的秘密暴露在阳光之下。Arwen在放弃永生后,感觉没有之前那么敏锐了,他可以安心进行他的准备工作。

  Legolas则没有那么顺心,Gimili对Thranduil有心理阴影,陪着Legolas走到幽暗密林的边境就以发现了新矿洞为借口跑了。“在他心里,精灵只有Galadriel夫人才是温柔和善的,他是没见过Galadriel夫人她……陶瑞尔!”Legolas见到迎接他的老友,心情明显得到了改善,把Gimili这个“叛徒”忘了个一干二净,“你来接我实在是太好了,快给我说说,密林这几年还好吗?”

  “蜘蛛很少出现了,陛下还是老样子。Legolas,你是在人类世界居住久了就忘了吗……几十年的时光在精灵的一生中不过是尘烟,但对于一个爱着你的人,这实在是太漫长了。”红发女精灵的语气变得轻柔,目光也失去了当年的凌厉,五军之战让她变了很多。

  踏上熟悉的土地,植物的气息和呢喃让Legolas放下了心中沉重的一切,“我从刚铎回来,”他推开宫殿的门,回头望向陶瑞尔,诉说他的担忧,“我在Aragorn身边感受到了邪恶的气息,相信我,那气息让我几乎投向黑暗……”

  “我想,那是时间……”大门缓缓关闭,那是Legolas最后一次见到陶瑞尔。

  “Ada,我回来了!来自刚铎和矮人的礼物我都已交给加里安了,对于多年没有回来的事情……我向您道歉。”Legolas还没来得及思考陶瑞尔的话,思绪又都集中到了Thranduil的身上。恭敬地行礼后,他快步走到王座前。

  “Legolas,我接受你的道歉,你做得很好,如果那些礼物都是上等宝石的话。”

  Legolas一时语塞,陶瑞尔说的没错,Ada还是老样子。沉默了大约有抽半袋长烟的功夫,在Thranduil带着疑惑的目光注视下,Legolas点了点头。  “我想,Aragorn和Gimili的眼光都还是不错的,毕竟一个倾慕于长庚星,一个倾慕于Galadriel夫人的容貌。”

  “姑且算是吧,”Thranduil上下打量了一下Legolas,“你在人类那里停留时间太久了,你是精灵,不是什么愚蠢的游侠或是矮人,Legolas,别反驳我。”

  Legolas看了一眼Thranduil,选择了沉默。

  “对于一个人的倾慕之情,外表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他美好的品德。”

  听到Thranduil这么说,Legolas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疲惫了导致了幻听。但维拉在上,Ada在他心中一直是高贵的。我可能真的需要休息一下了,Legolas这么想着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房间依旧是从前的样子,一尘不染,即使他的主人许久未归。Legolas把整个身体陷入柔软的大床中,枕着手臂望着穹顶上的壁画。那是Belen和Lúthien的传说,人类国王与精灵的美好姻缘……那首名为“丽西安之歌”的歌谣,记录着他们的美好爱情故事,Aragorn曾经唱过,也就是在听过他的吟唱后,Legolas才不顾Thranduil的反对给自己的房间添上了这幅壁画。事实证明,Legolas真的没有过于疲惫,他还是清醒的,他的思维以倒叙的方式仔细回忆了一遍这几十年的经历,直到那句酷到让自己得意了好久的“Do not think I won’t kill you”。

  这时Legolas开始思考关于“美好品德”的事情,在他的心中,Ada自然是第一位,即使在他离开密林后遇到的人听到他的观点都说他价值观有点扭曲。如果不算上Ada,那Aragorn绝对是第一位,维拉在上,他可以用不到一袋长烟的时间说出Aragorn的一百个优点。其次便是屠龙者Bard,他们虽然交集不多,但Bard在他那个一向不说别人好话的Ada那里有一个不错的口碑,仅这一点,他觉得足以让Bard不凭借屠龙也能光宗耀祖了。

  Legolas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,但醒来时枕边多了一摞信件,他粗略的瞄了几眼,寄信人真齐全啊,Arwen,Éomer,Faramir,正好去拜访Faramir的Pippin和Merry……幸运的是,他的问题相同,都是关于一个人。

  “又是人类的事情,Aragorn比我想象的要失败,”Thranduil一边品尝葡萄酒一边从Legolas手中拿过一封他已经看过的信,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,顿了一下,又向Legolas身边靠了靠,“霍比特人的字迹都是这样吗?真糟糕。”Thranduil看了两眼就放弃了,这是对他眼睛的迫害。Legolas扫了一眼,Pippin的字龙飞凤舞的样子把他粗心马虎的特质显露无疑。

  “他血液中的弱点在暴露,人类都是如此,我是说……情感……”

  “面对不能为世人所接受的情感,我们都很软弱。”Legolas不只是在嘲讽自己还是连着Thranduil的伤疤一起揭开。Thranduil把酒杯递给Legolas,然后给了后者一个真实的拥抱,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“落荒而逃”。Legolas没有心情考虑刚刚发生了什么,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Faramir的一句话上——刚铎的政策有了微小的偏差,我在担心着……一场战争。

  Faramir在信上说的很详细。在Legolas离开三天之后,Aragorn着手创办了多所学院,满十三岁的男孩可以进入课堂学习技能,铸剑、钉马掌、军事策略。并且在一个月之后,刚铎的边境发生了一起动乱,议会觉得可能是摩多的残余势力,可找不到线索证明,因为这更像人类之间的斗争。Aragorn选择扩大了军队的编制,Faramir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,因为Arwen的来信中说她感觉到了邪恶的气息。

  Legolas认为,他很有必要去一趟刚铎。

  等他再次踏入刚铎,迎接他的第一件事就是Faramir的离职,他退出了议会。Legolas为了避嫌并没有去找他,而是直接应了Arwen的邀请,参加刚铎皇宫中的舞会。他在热爱聚会、盛典的西尔凡精灵的影响下对舞会产生兴趣大概不会引起Aragorn的怀疑。

  “虽然我的感觉开始钝化,但这不代表我失去了感知的能力。Estal不像是他了,Faramir的离职并不是一场误会,而是那场动乱后来有证据证明是洛汗发动的,Faramir坚决反对发起战争,所以……Legolas,我们不能再有战争了。”

  从前,世界的希望在佛罗多身上,在Aragorn身上,Legolas难以想象自己有一天也会担负起这样的重担。现在,所有人都在看着他。

  “放心,我会把Estal给你带回来。”他再来的路上已经去发生过动乱的地方查看过了,他想,他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“Legolas!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那还是萝林的披风?”绿叶宝石扣带的工艺让她想起了曾经在萝林的生活。

  “是呀!”Legolas回眸笑道,然后带着明媚的光离开。Arwen不禁落泪,她为Legolas悲伤,也为刚铎忧虑,可她却无能为力。

  皓月初升,街市上的灯盏逐渐点亮了这座雪白的城。火光愉悦的叫嚣着,随着人们的舞步从街市漫入宫殿。Legolas原本被欢乐的气氛和音乐感染,随着人们纵情歌唱、起舞,但在迈入宫殿的一刹那,他感受到了绝望,黑暗的力量让他几乎窒息。

  “Legolas!”Aragorn在人群中望见了他的身影,纤细,修长,宛若初生的幼树。Legolas更像一颗星星,点亮了他的宫殿和他的双眼。这无疑是一场唯有通知的造访,惊喜,兴奋与期待引诱着他走下王座,迈入舞池。

  臣民们恭敬地行礼,为他让路,每一步,他都更接近他。可Legolas也后退一步,低头行礼。Aragorn忽然没了前进的方向,Legolas的举动让他感到愤怒却又无从发作,只好大声宣布舞会的开始。国王的第一支舞是属于王后的,Legolas转身拉住了一个人类女孩的手,拒绝了Aragorn不合规矩的运送。直到第三支舞,Legolas才将自己交给了Aragorn。大概是Legolas经常被认成女孩子的原因,他们并没有引起身边人的注意。

  “Aragorn,我在密林听说刚铎发生了动乱,”Legolas的手搭在Aragorn的肩上,跳着女步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为了消减Aragorn的疑心,又加了一句,“你和Arwen没有受伤吧?”

  “这就是你赶来的原因?”Aragorn扶着Legolas的腰,微微前倾,几乎吻上他。

  “是,”Legolas主动迎上去,轻轻点了一下便分开了,“Aragorn,你不应该这样。”Legolas搭着Aragorn的肩转了一圈,一边避开Aragorn想把他拥回身前的手。

  “为什么。”那甚至不是一个疑问句。

  “你爱Arwen。”

  “是,”精灵再灵巧也没有那双大手厉害,Aragorn将他拉回视线之内,并牢牢地扣住他的腰,“我以为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她,才放纵自己接近你,Legolas,我知道这样很过分,可我没有办法……”

  “听听,陛下,您在说什么,”Legolas抓着Aragorn的领子,他想把眼前这个人揍一顿,他不再是那个他认识的Aragorn了,“等等,这是什么?”他感到异样,Aragorn想阻止,但精灵灵巧的手指已经翻开他的领口,掏出了那条挂着金色小圆戒的项链。这只是一枚普通的有魔力依附的戒指,并没有真正的魔戒的威力,但足以侵染人的心灵。

  “Legolas,给我!”戒指的失去让他感到恐惧。

  “Aragorn,Ada说,对一个人的倾慕来源于他高尚的品德,”Legolas的手张开,小圆戒滑落,在Aragorn接住它之前,与大地石地面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,然后消失在人们交错的舞步中,“我去过动乱发生的地方,你做得很好,从前左右下的经验让你把那里安排的完美极了。清醒点,我的国王,我答应Arwen找回Estal,也答应我自己,找回Aragorn。”

  “我……是我被迷惑了,”Aragorn长叹一声,将头枕在Legolas的肩上,任由Legolas带着他在舞池中摇晃,“我不想向你解释,我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错了,我只想,为你做点什么……”

  “Legolas,我想我老了……”直到下一支舞曲响起,Aragorn才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。

  “不,你怎么可能老,你这个丹登人,”Legolas笑道,“你只是没放手,只是还藏在心里,Aragorn,现在,放手吧……”

  Aragorn抬起头,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精灵。

  “你真的还没老,你只是迟到了,但你看起来糟糕极了,”Legolas还和和在圣盔谷时一样,丝毫看不到时间经过他生命的痕迹,“而我,看起来帅极了!”

  “那么,看起来帅极了的幽暗密林王子殿下,愿同我共舞一曲吗?”Aragorn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“我尊敬的陛下,”Legolas回礼,“我已用前半生与你共舞。”说罢,转身离开,消失在成双成对的人群中和Aragorn的视线里。

  幼树再富有活力,也终将在森林中隐去,星星再明亮,也终将在夜色中湮没。

  Aragorn也转身离开了舞池,该放下了……

  “King is the worst.”他的语气轻松,却湿了眼角,“该让Faramir回来了……”

  Legolas再未踏入刚铎,连同Gimili。第四纪,Aragorn去世,Legolas搭建了一艘灰船,同Gimili西渡,中土再无绿叶的歌谣。


评论(4)

热度(19)